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米先生和他捏的面塑娃娃。米先生和他捏的面塑娃娃。

  都說“心靈手巧”,巧手做出來的東西總是讓人驚嘆。但有這樣一名男子,沒有雙手,卻能用小臂“捏”出精巧的面塑娃娃,讓人佩服,也讓人感動。二十多歲的時候因意外失去雙手的他沒有悲觀,而是坦然平靜地接受了事實。在基本適應了生活后,他決定出去自力更生,而不是在家“啃老”。

  如今,他有了美滿的小家庭,有賢惠的妻子和兩個可愛的孩子——一個不向命運低頭的漢子,靠勤勞的“雙臂”贏得了自己的幸福!

  無手面塑師

  擺攤捏娃娃不定價 顧客看著給

  陜西西安回民街上,每天傍晚6點左右,37歲的米先生都會帶著一個塑料盒子前來擺攤,盒子里的工具很簡單,只有一個用來捏黏土的塑料面板和一把雕刻用的小刀。雖然沒有雙手手掌,但他卻能用小手臂熟練地把黏土搓成形,平平無奇的泥團加彩后,在他的手里變成了娃娃的身體和眼睛。

  相比較其他的面塑,米先生捏出的娃娃雖然模樣簡單,但身體都胖乎乎的十分可愛,這其實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樣子。米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面塑是門手藝活,面團在師傅手中經過捏、搓、揉、掀等步驟,再用小竹刀靈巧地點、切、刻、劃,塑成娃娃的身、手、頭、面。制作特別精巧的面塑還需要用上很多不同的工具。不過幾分鐘,栩栩如生的娃娃就成型了。此前,米先生一直用面團作為原材料,但近幾年黏土的質量一直在提高,和面團做出來的效果差不多,價格卻相對較低,因此改用黏土制作。

  因為沒有手指,米先生沒法完成特別精細的雕刻工作,他都是先對比卡通娃娃的照片,構思出自己腦海中的面塑形象,再做出風格各異的娃娃,然后選擇最合適的一款,在家反復練習后再到街上做好賣給游客。“擺攤的面塑都是現捏,所以娃娃的形狀很關鍵,圓圓的模樣沒手指也能捏得快,而且很可愛,不會讓買的人等太久。”米先生如是說。

 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,米先生擺攤會一直到夜里12點結束。他說,目前捏一個娃娃的時間在5至7分鐘,一個晚上能做三十幾個。較為特別的是,米先生捏的娃娃不定價格,他笑言,十年前手藝笨拙,給顧客做的第一個面塑不好看,當時不太好意思報價,就讓人家看著給,此后十年間便一如既往,成為了習慣。“10塊、20塊給的比較多,每天的材料全都做成娃娃不帶回家,剩下賣不出去的就送給喜歡的人或者小朋友。”米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。

  不向命運低頭

  截肢后為證明自己,離家生活一周

  米先生告訴記者,他捏面人已有十年。是這門手藝讓自己真正成為一個獨立、不用依賴父母照顧的人。

  米先生是河南商丘人,2003年,才二十多歲的他和朋友在一處3樓的平臺玩耍,不慎碰到沒有防護的高壓電線,雙手被高壓電擊中,面臨截肢。

  這個消息讓米先生的父母無法接受,但米先生卻平靜地接受了這個現實,他的想法很“佛系”:既然醫生說必須截肢,那就學著過沒有雙手的生活。術后,截肢的米先生回到家里,因為心疼,父母開始對他倍加關心和照顧,生活起居,事無巨細。剛開始學習用余肢吃飯、洗澡和換衣服時,米先生很不適應,總覺得自己變得笨拙,需要父母幫忙,花費的時間也比以前多了幾倍。此外,截肢后皮膚有創面,比較脆弱,反復練習也會導致紅腫和出血,這讓家人更加擔心,恨不得什么事都幫他去做。在家待了兩年,米先生慢慢掌握了所有的生活技能,于是向父母提出想要外出謀生,不愿意成為家庭的負擔。沒料到,這一想法卻遭到了二人的極力反對。

  “爸媽認為沒有手在外面找不到工作,一個人不方便,照顧不了自己,哪兒都不讓我去,就希望我留在家里。”米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對父母的過分擔心他能夠理解,卻無法贊同。二十多歲的大小伙就開始“啃老”,難道要靠父母養一輩子嗎?為了證明自己能夠獨立,米先生和父母“談條件”:如果他能離開家一個人去外地生活一周,就可以出去打工。拗不過兒子,米先生的父母只能同意。

  米先生對紫牛新聞記者說,他從小就見電視上介紹江南地區的美景,尤其對“煙花三月下揚州”印象深刻。2005年,米先生選擇從河南坐火車出發,在南京轉車后到達揚州,在當地做了個徒步背包客,走遍揚州的大街小巷后,又再次回到家里。這次,父母也被兒子的決心感動,終于不再反對。

  山東學藝屢遭拒,執著打動師傅

  “我選擇以捏面塑為生,是因為常常在旅游景點和逛廟會時遇到這樣的手藝人,看似普通的面團在他們靈巧的手下變成各種栩栩如生的物件,令人著迷。”米先生說。

  無巧不成書,有位朋友得知米先生的想法后,說認識山東菏澤一位面塑師傅,可以引薦一下,于是兩人相約前往。初到山東時,師傅熱情地接待了米先生,聽聞來意后卻連連擺手拒絕。面塑手藝人最重要的就是雙手,而米先生截肢后沒有了手掌,根本無法捏面人。考慮到米先生遠道而來,師傅留他住在家里,看一看做面塑娃娃的過程,“你想玩幾天都可以,但沒有手指真的教不了。”

  米先生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。

  師傅用手掌將面團滾成精巧的形狀,短短幾分鐘就能捏出逼真的花朵、活潑的娃娃、可愛的動物,再用小刀雕刻出眉眼口鼻,造型簡潔生動、逼真傳神。這種技法深深吸引了米先生。

  “師傅被我磨得沒辦法了,就給了一點材料讓我先試試看。”米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因為自己沒有手掌,師傅不清楚怎么教,就挑選了一些簡單的花草樣式,親身示范捏、搓、揉、掀等技巧,最后將做出來的成品作為樣板,讓米先生照著做出來。

  剛開始接觸時,米先生用手臂在桌上怎么都揉不成想要的面團,不是長了就是扁了,整個下午胳膊都酸了,只能勉強做出來一朵歪歪扭扭的花。師傅本以為他會放棄,沒想到米先生卻非常執著,做一個不行就多做幾個,直到深夜。花朵學會后,師傅又教他孫悟空、豬八戒等人物的制作。因為需要小刀刻畫出眉毛、眼睛的樣子再粘到面塑娃娃的臉上,米先生就用嘴銜著小刀,在手臂的支撐下雕刻出需要用到的各種形狀。

  “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”,在掌握了基本的技巧后,米先生開始自己摸索。從山東回到河南老家后,米先生閉門在家半年,對著師傅指導過的面塑,并在網上找到相關圖片反復練習后,最終做到用時5分鐘左右捏出一個成品的面塑娃娃。

  憧憬未來

  夢想有自己的店鋪 不再和家人分離

  自此,米先生開始在街邊擺攤捏面人,自力更生。起初,米先生也有點不好意思,沒有手掌的面塑師傅會吸引許多人圍觀,偶爾有人會問起他的過往遭遇,米先生也不避諱,細細講述自己此前遭遇的傷痛。不過,曾經對生活短暫的迷惘和困苦,逐漸融化在一個個可愛的面塑娃娃里。

  對米先生而言,手藝人是一個無法估算學習時間的職業,雖然捏面塑是走街串巷的傳統手藝,但想要作為一種文化的傳承,既要繼承老一輩的面塑特點,又要不斷發展與創新,成為不同時代里大人和孩子都喜歡的東西。米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他經常關注最新出來的電影和動畫片里“萌萌噠”的人物,然后對著手機上的照片在家練習上一段時間,再出來擺攤做給游客,像《捉妖記》里的胡巴、《超能陸戰隊》里的大白,還有之前大熱的哪吒。

  如今,米先生已經按照他曾經期望的那樣,可以獨立在外生活,不用父母照顧和擔心。眼下,他已經擁有了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,在河南的家里,米先生有賢惠的妻子和兩個可愛的孩子。但為了生活、為了家庭,他不得不常常離家到其他城市擺攤捏面塑賺錢,他現在在西安擺攤,但等冬天到來時,米先生準備前往廣州。

  有人說,看見他臉上的笑容,感覺到特別陽光,有種發自內心的對生活的善意。米先生笑著對紫牛新聞記者說:“雖然很早就截肢了,但我從來沒有產生過生活很艱難的想法,也沒有特別絕望的時候,我腦海里只是想著怎么樣去好好生活,然后努力靠自己解決這些問題,挺開心的。”米先生表示,他很憧憬未來的生活,希望以后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面塑娃娃商鋪,這樣就不用和家人分離,在外漂泊的日子,思念往往是最熬人的。

  紫牛新聞記者 郭一鵬  見習記者 艾陸琦